巅峰武者




第1章 古村少年
墨色的浓云挤压着天空,掩去了刚刚的满眼金芒,沉沉的仿佛要坠下来,压抑得仿佛整个世界都静悄悄的。
淡漠的风凌厉地地穿梭着,将鸟叫虫鸣抛在身后,柔弱的小花小草早已战栗地折服于地,正是山雨欲来风时。
在茂密的古树山林中,一到身影在树林穿梭,目标是前方奔跑的黑鳞狮。
黑鳞狮的速度不可谓不快,但这道人影更快,在离着黑鳞狮还有六七丈距离的时候,人影的右臂扬起猛的朝前挥动。破空的尖啸传出,一把大半丈长的黑铁枪追上黑鳞狮,从其后背穿入前腹部冒出,将黑鳞狮钉在了地上。
黑鳞狮怒吼挣扎着,但怎么也拔不出穿过身躯钉在地上的黑铁枪,气息也是越来越微弱,这时候人影也到了黑鳞狮的身前,这是一个穿着粗麻布衣的男孩,男孩有着一双清澈明亮的星目,一头黑发披在头后,脸庞上还带着一丝稚气。
看着已经断气的黑鳞狮,男孩双手抓着黑铁枪一震一甩,将黑鳞狮扛在身后接着转身离开。
如果让人看见这一幕,一定很震惊,黑鳞狮是大型野兽,重几百斤,寻常的成年猎人,不是团队都不敢招惹,可眼下确被男孩轻易的击杀了。
电闪雷鸣,大雨如同瓢泼一般,好在男孩已经到了一颗古树下。
“真不是一个好天气,幸好有了收获。”男孩看了看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黑鳞狮爪子低声喃喃了一句。
雨停后,男孩扛着黑鳞狮的尸体,认准一个方向急速前行着。
一个时辰后,一个小村落出现在男孩的视线里。
“夜殇!夜殇哥回来了。”在村头玩耍的孩子看见男孩出现,大声的呼喊着。
“喊牛叔来将这黑鳞狮子肉分了吧!”男孩也就是夜殇,将黑鳞狮尸体放下,从腰间拔出一把短刀,卸下一条狮子腿就离开了。
看着夜殇离开,孩子们的眼神里充满了崇拜。
在村子里男子不到十五岁是不能出去打猎的,即便是到了十五岁,也要跟村里的狩猎队伍一起出去才行,可夜殇才十四岁,已经有了一年多的狩猎经验了,每次都是满载而归。
这是一个寻常的村落竹园村,村子里有四五十户人家,都是以打猎为生,看见夜殇,村子中的大姑、大妈都热情的跟夜殇打着招呼。
一路打着招呼,夜殇来到了村子的最西头,这里是他的家,说是家也只有两个人,一个是夜殇,另外一个就是在房檐下敲打着一辆独轮车的古老爹。
“回来了!”古老爹眼皮抬了一下,算是打了招呼。
“老爹,我回来了。”打了招呼之后,夜殇就去生火处理黑鳞狮的后腿。
因为家中只有两人,所以夜殇只砍下了黑鳞狮的一条腿拿回来,其余的分给村民。
两人是父子,不是一个姓氏的父子,夜殇是孤儿,是古老爹捡回来的,古老爹是竹园村的村长。
“老爹,你上次的事还没说完,那圣光教的护教和南斗门女子比拼,最后谁赢了?”点好火,将黑鳞狮后腿烤上的夜殇看着古老爹问道,脸上满是好奇。
“不分胜负,不说这些了,你先擦把脸。”古老爹来到了火堆边,同时递给了夜殇一条毛巾,在雨后的树林里穿梭,夜殇的头发和脸上还沾了一些雨水。
雨后的傍晚天气有些凉,风吹着院中的一簇竹子左右摇摆着,摇晃的火光映红了古老爹和夜殇的脸。
古老爹一边烤着火一边打量着夜殇,“你对这个很感兴趣?”
夜殇点点头,继续翻烤着火堆上的狮子腿。
相对的是两人的沉默,夜殇的想法古老爹知道,夜殇想出去闯一闯,想成为武者,古老爹的想法夜殇也知道,是不愿意让自己出去,因为外边的世界危险很大。
“哎,外边的世界你又知道多少呢?”古老爹叹了一口气。
九域十八州,广袤无垠,从一域一州到另一区域动辄数以百万里,没人知道真正有多么广阔,一个人徒步走上一辈子也走不出一域之地,茫茫深山大泽无尽头。
茫茫深山大泽中到处是危险,野兽、妖兽横行,更有上古异兽,那是山林中的霸主,即便是修为高深的修炼者也不敢轻易招惹。
竹园村所在的是东玄洲北方的偏僻之地,离着最近的城镇也有上千里的距离,离着最近的修炼宗门药谷那有着万里之遥。
“那也要改变生活、改变现状,不是说能加入修炼宗门,就能得到庇佑么?如果得到庇佑,那前段时间的惨剧就能避免了。”夜殇叹了口气开口说道。
前段时间竹园村受到了一头妖兽的袭击,损失惨重,村里的损失了三个好猎手,最后靠着古老爹以及村中猎人合力才将这头妖兽赶跑。
古老爹没有说话,陷入了思考。
看着思考的古老爹,夜殇也没有继续说,他知道古老爹的性格,如果同意了就同意了,如果不同意,那继续说也没用。
吃完了东西,夜殇就回到了三间竹屋的西屋,那是他的房间,这是竹园村的特色,村子中都是竹楼竹屋,这在茫茫荒山大泽中是很少见的。
深山大泽中雨来的快,去的也快,顺着竹墙的缝隙看着外边的满天星斗,夜殇脑子里浮现的还是古老爹,讲述着高手对决的画面。
睡不着,夜殇坐起来披上外衣朝着竹屋后边走去,竹屋的后边有两座孤坟。
看着孤坟,夜殇摸了摸肋下,那里有着一道狰狞的伤疤。
据古老爹说,当初出去打猎的古老爹发现自己的时候,孤坟中的两个人已经死亡了,自己的肋下插着一把钢刀,钢刀偏了一点自己才有幸活命。
孤坟的石碑写着夜氏先烈,这是古老爹根据当时两个人身上的令牌知道了两人的姓氏,夜殇脖子上也有着一块儿刻有夜字的玉牌。
伸手摸着石碑,夜殇咬咬嘴唇,他知道能活命,固然是因为古老爹的收养,但跟坟墓中的人有着很大的关系,古老爹发现自己的时候,坟墓中的一个男子就趴在自己的身上,钢刀是穿过男子刺在自己的肋部。
近者殇,这也是夜殇名字的由来。
“看来你心里想法很难去除了,原本我打算让你安安稳稳的在竹园村生活,跟寻常人一样,娶妻生子、生老病死,可你毕竟不是寻常人家的后代,我老头子也就不执着了。”古老爹拍了一下夜殇的肩膀,叹了一口气说道。
第2章 路遇妖兽
“老爹……”夜殇一直渴望见识外边的世界,可当古老爹真同意了,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“好了,既然你要出去,那我就跟你详细的说说外边的事。”古老爹转身走回了竹屋。
夜殇知道古老爹年轻的时候也出去闯荡过,后来因为受伤回到了竹园村。
随着古老爹的讲述,夜殇对外边的情况了解一些。
竹园村所在的区域是修炼宗门药谷的势力范围,一些人口密集的城镇,都是药谷的弟子管理。
药谷的山门在丹鼎山,控制的范围也是方圆十万里。
讲述着外边的世界,让两父子天快亮了才休息,不过古老爹休息不久,夜殇就起来了,他要在离开之前,多给古老爹储备一些食物,竹园村是猎户为主的村子,食物都是一猎物为主。
下午扛着两端挂满猎物的黑铁枪夜殇回到了村子,这一次夜殇没有将猎物分下去,而是径直回到了家里,这让村里的村民很费解,夜殇打猎有一年多了,每一次都是留下两父子够吃的,其余的都分给其他人。
夜殇的行为让村民奇怪,几人跟着夜殇到了古老爹的竹屋,大家不是贪图夜殇的猎物,是担心夜殇出什么事情,竹园村内村邻和睦都跟亲人一样。
“小子,这么多猎物怎么都拿回来了?”看着跟来的村民,古老爹瞪了夜殇一眼。
“老爹,你误会了,我们过来就是看看出没出什么为题,夜殇你没受伤吧?”平时对待夜殇很好的林大妈上下打量着夜殇。
“没有!”夜殇的脸有些红了,将猎物全拿回来,没有分给大家,他有些愧疚。
“是这样的,我打算送夜殇出去锻炼锻炼,他这是替我这老头子考虑,臭小子,你不在我老头子难道还能饿死?”古老爹瞪了夜殇一眼。
“夜殇,你要出去?”林大妈和牛大叔都看着夜殇,眼里满是不舍。
“嗯,我打算出去看看。”夜殇的声音有些低,他知道在竹园村不只是古老爹,大家都很关心他。
“也好,你是我们村子里最出色的孩子,应该出去走走。”牛大叔拍拍夜殇的肩膀说道。
“我给你做的褂子还没做完,明天就差不多了。”林大妈眼里满是舍不得。
聊了一会儿,夜殇送走了林大妈,接着将猎物处理了一下挂在房檐下风干。
做完这些,夜殇就在竹屋旁边开始打拳,这是他的习惯了。
古老爹是在外边闯荡过的人,因为得罪了很厉害的仇家,结果两败俱伤,拼死了对手,自己也弄得丹田破损,一身修为没了,修为没了但一身强健的体魄还在,夜殇修炼的拳法就是古老爹传授的。
就是修炼了古老爹传授的拳法,夜殇才有一身好力气。
接下来的几天,夜殇每天早早的就出去打猎,将竹屋前后的房檐下都挂满了猎物。
古老爹知道这是夜殇为他好,也没有说什么,村子里的人都知道夜殇要离开了,给他送来了很多东西。
林大妈给夜殇送来了衣服,牛大叔送来了两皮袋子酒和驯豹,夜殇年纪不大,但酒量很好,村里人都知道的。
驯豹是坐骑,是牛大叔驯养出来的坐骑,也是村子里唯一的坐骑。
夜殇原本不收的,但看到牛大叔不高兴,脸都憋红了要骂人,这才收下。
准备的差不多,夜殇也打算出发了。
夜殇准备的不多,一点肉干,和牛大叔的两皮袋子酒。
“在外边,做事一定要千小心、万小心,不如意就回来。”帮着夜殇将东西绑在驯豹身上之后,古老爹又拿出一个小皮袋子,“这里有点银子,拿着以备不时之需。”
“老爹,我不需要的,饿了有肉干,我能打猎,渴了有山泉水。”夜殇将装着银子的小皮袋子又塞回古老爹手里。
“让你拿着,你就拿着。”古老爹眼睛一瞪,胡子颤抖着吼了夜殇一句。
夜殇点点头,将钱袋掖在腰间,他知道只有在特别激动的古老爹胡子才会抖动。
“走吧!走吧!”古老爹挥挥手,转身进了竹屋。
站在院子中,看了竹屋片刻,夜殇离开了,他知道古老爹是不愿意面对分别的场面。
拍拍驯豹,离开了竹屋,要离开了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,夜殇心里有些伤感。
走出了几百米,夜殇转头朝着竹屋看去,在还有些模糊的晨光下,夜殇看见竹屋前的老竹子下有着一道身影。
咬咬牙夜殇转身继续前行了,他知道那道人影就是古老爹,照顾了自己十多年的古老爹。
出了村子,夜殇上了驯豹的后背,选了方向就开始前进了。
荒山大泽中没有什么路,都是辨别方向直接前进。
离着竹园村最近的城镇是古楠镇,夜殇在大半年前跟村里的猎人去过一次,那次带着货物走的比较慢,走了有六七天。
竹园村的村民除非是到了必须换生活用品的时候才去古楠镇,路远不说,路上有野兽妖兽横行,另外还有心狠手辣的山匪。
有底线的山匪只抢货物,遇见没有底线的山匪,会杀人越货不留活口。
前进了几十里天就大亮了,没有时间去浏览山林中的景色,夜殇拍着驯豹的脖颈,让驯豹快速赶路,好在这头驯豹夜殇比较熟,能领会夜殇的意思。
当天黑的时候,夜殇已经赶出了三百里路了,按照这个速度三天能到古楠镇,夜晚夜殇是不敢赶路的,深山大泽的夜晚是毒虫蛇蚁的天下,一不小心就要倒霉。
这时候夜殇肩膀上的黑铁枪上挂了两只肥美的兔子,这是在赶路中顺手猎获的。
如非必要夜殇不想吃肉干,第一肉干口感没有新鲜的猎物好,另外要到药谷,路途还很遥远,谁知道路上会出现什么情况。
在天黑下来之前,夜殇就找到了休息的地方,一颗古梨树下,夜殇将包裹从驯豹身上卸下来,把一只兔子喂了驯豹后,自己就生火烤兔子了。
比夜殇先吃完兔子的猎豹趴下休息了,夜殇靠在树上一边吃着兔子一边思考着,他担心自己不在了古老爹不习惯。
一阵风吹来,夜殇打了一个冷战,感觉有点不对,风中有股特殊的气味,有点腥臭的味道,这时候猎豹的身子颤抖起来。
有危险!
作为有一些经验的猎人,夜殇感觉到了不对,站起身朝着四面看去。
这一看让夜殇心惊肉跳,在七八丈远的地方有着两盏绿油油的大灯笼,有着狩猎经验的夜殇知道这可不是什么大灯笼,那是野兽的双眼。
第3章 到古楠镇
夜殇身子一闪就朝着树上爬去,同时对着驯豹吼了一声。
可惜这时候驯豹已经软了,连站都站不起来,这让夜殇心里万分震惊,出现的是了不得妖兽,要不然驯豹不会变成这样,这是压制,不是种族天赋上的压制就是修为上的压制。
在夜殇震惊的时候,这妖兽也现身了,来到了树下。
在火光下夜殇看出了是什么妖兽,这是一头乌蛟,一头身躯有水桶粗细的乌蛟,至于多长,夜殇还没看出来,乌蛟的尾巴还在夜色的掩盖中。
在夜殇打量这头乌蛟的时候,乌蛟动了,血盆大口一开,将不敢动弹的驯豹咬住,随着其嘴巴的蠕动,咔咔声响起,驯豹全身骨头被咬碎,接着被乌蛟吞到腹中。
这只是眨眼间的事,回过神的夜殇赶紧朝着树上爬,这乌蛟太可怕了,自己远远不是对手,如果不爬的高一点,很容易跟驯豹一样的下场。
就在夜殇朝着古梨上爬的时候,乌蛟身躯蠕动到了树下,身子一窜起,一口朝着夜殇咬去。
感受到危机的夜殇,手臂抓着一根树枝,身子急速朝着上边一荡。
夜殇的身子刚离开原地,乌蛟的一口将夜殇刚抓着的树枝咬断了。
听着身后的咔嚓声,夜殇手脚并用朝着树上爬去。
爬了十几丈,身下没声音了夜殇才回过头看下去,在脚下不远处,乌蛟身子搭在古树上,两个绿油油的眼睛盯着夜殇。
“该死的!”自身安全了之后,夜殇低声骂了一句,驯豹片刻之前还好好的,现在就成了乌蛟的腹中餐。
跟乌蛟较量?夜殇不敢,这乌蛟明显是有智慧的妖兽,还不是低阶妖兽,夜殇身后的黑铁枪恐怕都破不开乌蛟的鳞甲。
好在乌蛟身躯粗大,不擅长爬树,能窜出这么高袭击夜殇,也是靠着尾巴的支撑。
吃不到夜殇,呆了一会乌蛟就离开了。
确定乌蛟离开了,夜殇才溜下树来,看着地上乌蛟爬过的深沟,其心力一阵后怕,这是跑的快,要不然跟驯豹成为乌蛟的食物。
树下的包裹还在,驯豹确无影无踪了。
拿着包裹到了树上休息一夜,夜殇马不停蹄的赶路了。
接下来的两天,夜殇小心翼翼的赶路,倒是没有碰见什么危险。
看着远处的城镇,看着城镇口高耸的古楠,夜殇知道自己的第一个目的地到了,这里就是古楠镇,古楠就是古楠镇的标志,这里是附近比较繁华的城镇了,从古楠镇出发去药谷,虽然路途遥远,但有商队来往,不用自己个人单闯了。
进入古楠镇,夜殇找了一个茶馆,要了一壶茶水,拿出肉干开始填肚子。
镇上有饭馆,夜殇舍不得花钱,不用花多少钱喝点热茶水,夜殇很满意了。
就在夜殇吃东西的时候,几声兽吼,三个彪悍的男子和一个有着一头金发的女子进入了茶馆。
夜殇抬头看了一眼,就低声吃东西了,有着狩猎经验的他,能感受到几人身上的杀气,就跟择人而噬的妖兽一样。
“大哥,这次我们收集的药材太少了,也找不到乌蛟,恐怕完不成任务了。”金发女子开口说道。
“嗯,这是赵管家坑我们,说这一带青灵草多,另外乌蛟胆也没踪影,哎!”被女子称做大哥的扎须男子叹了一口气。
听几人说乌蛟,夜殇抬起头来。
“看什么看?再看把你眼珠子挖下来!”女子瞪了夜殇一眼,厉声吼了夜殇一句。
“四妹,别跟小孩子一般见识。”扎须男子看了夜殇一眼说道。
“眉清目秀的,带回去给少爷当个下伴儿不错。”女子打量着夜殇,开口喃喃着。
夜殇一口喝光了茶水,起身就要离开,他可不想惹无妄之灾。
可事实上有时候你不找事,但事找你。
“让你给当少爷当伴儿是看得起你,你还敢直接走?站住!”女子站起身,一伸手就给夜殇推了一个趔趄。
“抱歉,我还有事情着急赶路。”夜殇揉了一下肩膀低声说道。
当伴儿?那不就是下人,夜殇想都没想过,哪怕活的再不好,也要活得有尊严。
“四妹,你跟一个孩子见识什么?抱歉了,小兄弟你这是要去哪里?”扎须男子拦住了发火的女子。
“我要去赤阳城。”夜殇问过古老爹了了赤阳城是他去药谷丹鼎山途中最大的一个城池。
“赤阳城?我们回去的时候路过赤阳城,不过还有些事情没处理完。”扎须男子诧异了一下,开口说道,毕竟赤阳城离着这里数千里,夜殇一个半大孩子去那么远有些不可思议。
“可恨的,如果找到乌蛟,我们早就可以离开这鬼地方了。”女子看了夜殇一眼,气呼呼的去喝茶了。
听了女子的话,夜殇陷入了思考,他知道乌蛟所在的地方,这几人猎杀了乌蛟就会去赤阳城,如果跟着这几人那比跟着商队方便了,毕竟商队很长时间才走一趟,还不见得直接去赤阳城,要在很多城镇之间穿梭倒腾比较麻烦,另外夜殇思考的是危险性,这几人可靠不可靠。
“怎么了?”看见夜殇思考,扎须男子开口问道。
“我知道乌蛟在哪里,不过你们要带我到赤炎城。”想了一下,夜殇觉得自己身上没有什么值钱的,没什么怕人惦记的,最坏的结果就是几人失信于自己不带自己,但如果这几人信守承诺,那自己就省了很长时间。
“你知道乌蛟在哪里?好!只要能找到乌蛟,我们将你安安全全的带到赤炎城。”扎须男子兴奋的说道。
“我知道乌蛟哪里有。”夜殇很肯定的点点头。
“这里没酒,我们出去喝酒,然后出发。”扎须男子兴奋的说道。
“我这里有酒,不过不知道合不合几位大哥的口味。”夜殇摆了摆手里提着的两皮袋子酒说道。
“哈哈!我不挑,二弟、三弟、四妹,我们喝完酒出发。”扎须男子拍了夜殇肩膀一下大声说道。
扎须男子这一巴掌给夜殇拍了一个趔趄。
“大哥,你慢点,这小兄弟年纪还小。”被扎须男子称作二弟额头带着一道刀疤的男子笑着说道。
夜殇打开牛皮袋子,用茶碗给四人到了酒,然后也给自己倒了一碗。
“小兄弟,我叫杨森,这是我二弟杜冲、三弟张宗玄、四妹林巧。”扎须男子杨森开口说道。
杜冲、张玄宗都对着夜殇点点头。
林巧微微迟疑了一下,然后开口了,“刚才的事抱歉了。”
第4章 开始修炼
“我叫夜殇,林四姐言重了。”听了林巧的话,夜殇心里踏实了一些,这正明几人是敢做敢当能拿得起放得下。
“不说了,喝酒。”见林巧和夜殇的隔阂解开了,杨森笑着说道。
当四人将酒喝下去后,张玄宗咳嗽起来,“这是什么酒,味道是好,就是太烈了。
杨森几人也是满脸通红。
“我们村里一个大叔酿造的。”喝了一大碗酒的夜殇就跟喝水一样。
“夜殇你没吃东西,我们换个地,你吃好,我们就出发。”杨森的性子比较急。
“不用了,看杨大哥你们都比较急,还是先去将乌蛟找到再说。”夜殇开口说道。
“行,那就麻烦夜兄弟了。”杨森点点头。
出了茶馆,杨森几人就上了驯兽上,可夜殇没有驯兽,他的驯豹已经葬送蛟口了。
“夜兄弟跟姐姐一骑?”林巧笑着问道。
夜殇脸红了,他没有跟女子接触过,更别说共骑了。
“四妹别逗夜兄弟了,来跟我骑一个。”杜冲对着夜殇招招手。
夜殇跳到了杜冲的驯狮上。
夜殇指路,一行人快速的前行着。
随着聊天夜殇知道了,四人就是赤阳城的人,是赤阳城副城主的家将,这次来就是为了乌蛟胆。
“夜兄弟,你到了赤阳城,有什么事就到副城主府找我们,小事我们还是能帮忙的。”对夜殇印象很好的杜冲开口说道。
“谢谢杜二哥。”夜殇导师没有拒绝杜冲额的好意。
驯狮的速度很快,一天半的时间,就到了夜殇被乌蛟袭击的地方。
“三弟,你在前边带路,夜殇你就呆在这里好了。”杨森看着已经寻找到乌蛟踪迹的张玄宗开口说道。
夜殇点点头,他知道这事情不是自己能参与和该参与的了。
喝了两口酒,夜殇就在古树下等候了。
片刻之后在远处就传来了地动山摇的战斗声,夜殇知道战斗已经打响了,乌蛟体型那么大,就不可能跑太远,老巢可能就在附近。
爆响的战斗声持续了整整一刻钟才结束。
战斗声结束后,林巧过来了,“把那个畜生杀了,想不到这畜生已经是二阶高阶了。”
“你们没受伤吧?”夜殇看着身上粘了不少血迹的林巧问道。
“就二哥负责堵着那畜生巢穴的入口,被那畜生的尾巴扫了一下,我们过去吧,在那里休息一下,然后回去。”林巧开口说道。
在林巧的带路下,两人来到了一个山崖下,在山崖下乌蛟七八丈长的身躯还在蠕动着,不过脑袋已经被斩掉了半边,现在也是没有意识的挣扎。
杜冲跌坐在一边,右手臂用衣服缠绕着,明显的受伤了。
夜殇给杜冲倒了一碗酒。
“哈哈,这个好。”杜冲哈哈笑着。
在夜殇和杜冲说话的时候,杨森开始动手给乌蛟开腹了。片刻之后就拿到了乌蛟体内蛟胆,接着又取下了乌蛟的獠牙和脖颈处鳞甲,这是乌蛟身上最有价值的材料。
“收拾一下,休息一会我们就回去。”杨森开口说道。
“可惜了这蛟肉了。”夜殇真想回到村子里,将人喊来把乌蛟弄回去,可还有几百里的路,耽误杨森等人的时间也不合适。
“砍下来几块儿就行了。”林巧拿着长剑,在乌蛟的身上切下了几块儿。
休息了一会,接人就出发了,这次夜殇和杨森骑着驯兽,杜冲一只手臂断了,不方便带着夜殇了。
四人的驯兽都是高大威猛的狮子,速度十分快,很快的就回到了古楠镇。
在客栈杨森帮着夜殇开了一间房,大家就去休息了。
夜殇睡得很踏实,他知道自己到药谷的难度小了很多,到赤炎城这可是到药谷一半多的路程,至于杨森四人,夜殇相信,虽然没有跟外界打过多少教导,但打猎的时候跟猎物接触的多,善意和恶意他能感觉得到,这已经成了他的本能。
夜殇早早的起来了,在客栈,院子里不能打拳,夜殇就房间了打了一阵子。
洗漱了一下出来,夜殇看见杨森几人都收拾好了。
“起来了,吃点东西我们就出发了。”杨森的情绪很高,拿到了乌蛟的胆,他们的任务算是完成了。
“好。”夜殇点点头。
吃完了东西,一行人就出发了,夜殇还是跟杨森一骑。
驯兽不是很容易获得,要么是从小训练,要么是降服,很多妖兽是宁死也不会降服的,像杨森几人的驯狮都是驯兽师从小培养的,是几人从驯兽师买来的。
驯狮的速度很快,而且很平稳,几人一边前进一边随意的交谈着。
随着交谈,夜殇对外边的情况又了解一些,赤炎城就是药谷麾下的城池,城主和副城主都是药谷长老的弟子,替药谷掌管着赤炎城。
夜殇也没有隐瞒自己的目的,说了自己的目的地就是药谷丹鼎山。
通过杨森的口中,夜殇也知道了,自己没有好基础,想要拜入要药谷的可能性不大,杨森也说了如果不顺利就让夜殇回到赤炎城找他们。
对于基础,夜殇有些无奈,古老爹一直想让夜殇做个普通人,就没教夜殇修炼玄功,也就是真气,只教了夜殇强身健体的拳法。
听说夜殇没有修炼玄功,杨森就教导了夜殇就最初的聚气和蓄气。
白天赶路,晚上休息的时候,夜殇就按照杨森教导的方法打坐修炼,修炼聚气和蓄气,让杨森四人惊讶的是,一天的时间夜殇就有气感,第二天就顺利的能聚气到丹田了。
“你还真是修炼的好苗子,虽然比正常的修炼者起步晚了一点,不过也没什么。”休息的时候,杜冲鼓励着夜殇。
赶路是枯燥的,不过杨森几人给夜殇讲了很多的见闻,让夜殇见识也多了一些。
一路上穿山跃林,遇见野兽妖兽的时候很多,不过杨森几人轻易的就解决了,林巧对夜殇的态度也好了很多。
用了将近二十天的时间,几人到达了赤炎城,此时夜殇的进步很大从没有基础,已经修炼到炼气二层了。
修炼者按照修为高低分很多层次,有炼气、聚元、凝丹、分神、问虚、昊天、圣境七个等级,杨森几人都是聚元高阶的修为。
妖兽跟人类一样也根据修为不同,分七阶,那头乌蛟是二阶接近三阶的妖兽,杨森几人单独遇上也只有跑路的份,同阶修为妖兽比人类要强一些。
“杨大哥、杜二哥、张三哥、林四姐,谢谢你们一路的照顾了。”进入城池后,夜殇就不打算继续打扰几人了。
第5章 秦府宴会
“夜殇,你这说的是哪门子话,你不也帮助我们了,先跟我们去休息一下,然后我们帮你找个商队,这样你到丹鼎城,然后再去丹鼎山就方便了,我不是跟你说了,药谷每年一次的收徒日子还有一个月呢,来得及。”杨森看着夜殇开口说道。
“那好吧!只能继续麻烦你们了。”夜殇没有拒绝几人的好意,一路的相处,他知道杨森几人是够义气的汉子,林巧脾气不好,但看你顺眼了也很好相处。
夜殇没有住客栈,被杜冲带到了自己的家里。
洗漱了一下,吃了东西后,夜殇就开始修炼了。
二十几天的修炼,让夜殇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,以前没有修炼玄功真气,自己一拳打出去,有五六百斤,但是在修炼了真气之后,用真气辅助,拳劲明显增强了很多。
成为强者,成为古老爹口中可以翻云覆雨的强者是夜殇的梦想,另外对于身世的问题,夜殇从来没有放弃过,只有走出竹园村才有可能找到线索。
这一修炼就是一天,除了吃饭的休息,夜殇就一直打坐修炼,他知道自己起步晚了一些,另外也跟出身高的修炼者比不了,修炼者想要崛起不外乎两个因素,一个是天赋,另外就是资源。
按照杨森、杜冲几人的说法,夜殇知道自己的天赋很好,这二十几天的修炼顶得上别人修炼几个月,甚至半年,超过别人使用资源修炼了。
夜殇修炼了一天,就得到了杜冲的消息。
“夜殇,好消息,你不用跟着商队了去丹鼎山了,赤阳城去药谷参加药谷收徒大典的队伍还没有出发,副城主打过招呼,你跟着一起走就行了。”回到家中的杜冲高兴的说道。
“这样啊!这太好了。”能直接去药谷,不用跟商队倒腾,这让夜殇很兴奋。
“是啊,去药谷参加收徒大典的都是赤炎城的好苗子,城主府会派出护卫队,安全上就不用担心了。”杜冲拍着夜殇的肩膀说道。
“谢谢杜二哥。”对于杜冲几人的帮忙,夜殇是真心感谢,如果不是遇见几人,他想要从古楠镇到丹鼎山不知道要走多久,很有可能赶不上这次药谷的收徒大典了。
“夜殇,你千万别这么说,这次是你帮了我们兄妹四个大忙。”杜冲摇摇头给夜殇讲述了他们的过往。
杨森、杜冲四人原来是赤炎城商队的护卫,在一次任务中遇见了强悍的山匪,四人全部重伤,在最危急的时候,是赤炎城的副城主秦傲轩出现,救了他们四人,他们四人从此也就成了秦傲轩的家将。
秦傲轩只有一子名秦臻,秦臻跟夜殇的年纪差不多,天生筋脉萎缩不能修炼,这件事让秦傲轩十分头疼,这也让想要为秦傲轩分忧的杨森四人很着急,秦傲轩在药谷弄到了药方,可找不到丹药的主料乌蛟胆。
乌蛟在秦傲轩这样的高手眼中自然不算什么难对付,可是由于数量稀少,几年了没有不到,这次夜殇帮着找到了乌蛟,不仅仅是帮了杨森四人,也帮了秦傲轩的大忙。
夜殇也知道了林巧当时为什么要自己给秦臻当伴儿了,出身大家的秦臻因为不能修炼,性格有些忧郁,有些孤僻,林巧想给秦臻找个伴儿。不至于一直孤僻下去。
“别着急,这两天副城主忙着给秦臻少爷治伤,秦臻少爷也是要去丹鼎山药谷的。”杜冲看着有些夜殇笑着说道。
跟夜殇聊了一会,杜冲就离开了。
接下来夜殇就呆在杜冲的家中修炼,因为有杜冲的话,夜殇也不着急,秦臻也要去药谷的丹鼎山,肯定不会丢下自己。
两天过后,在夜殇修炼完之后,杜冲出现了,“夜殇,走!城主府有庆祝宴会,副城主大人特别让我把你也带去。”
“我去合适么?”夜殇有些诧异的问道。
赤阳城是大城,要比古楠镇大上数百倍,竹园村就更没可比性了,作为赤炎城的副城主,秦傲轩可是真正的大人物,这倒不是夜殇自卑,只是目前双方是两个世界的人。
“没事的,副城主大人对待敌人和对手铁血无情,但对身边的人还是很好的。”杜冲笑着说道。
听杜冲这么说,夜殇就没有再拒绝了。收拾了一下就跟着杜冲朝着秦府走去。
“你这么一收拾,还真是精神,有一股富家公子没有的气质。”杜冲一边前行,一边打量着夜殇。
“杜二哥就别取笑我了。”夜殇笑着说道。
“这不是取笑,城主府、还有城中长老家族的少爷们我都见过,骄奢淫逸……哎!不说了。”
杜冲住的地方跟秦府很近,看着马上到了秦府,杜冲就不说话了,毕竟这七长八短的被人听见不好。
看着秦府高大的门楣和门口两尊高丈半的石狮,夜殇就知道秦傲轩在赤炎城权势有多惊人了。
大门口站岗的护卫,看见杜冲,点点头打个招呼,没有拦截。
杜冲带着夜殇进入了秦府,径直来到了城主府的大堂。
城主府的大堂内有不少人,一个个气势逼人,正中的主位上坐着一个一身青袍的中年男子,两边下首坐着几个老者,每个老者的身后都有几个年轻人,杨森几人也在,不过都是站在青袍男子的侧面。
“杜冲,这位就是帮我们找到乌蛟的少年了吧!”中年男子看着夜殇笑着说道。
“是的,我们这次能顺利的得到乌蛟胆,多亏了夜殇。”杜冲欠欠身说道。
“夜殇,夜殇……真是一个好名字,坐!”青袍男子也就是秦傲轩微笑着对着夜殇点点头。
“夜殇见过副城主。”夜殇没有坐,见礼之后,退到了杜冲的身侧。
“应该叫臻儿亲自感谢你的,不过他的身子还不适。”秦傲轩双眼一直没离开夜殇的身上。
“秦副城主言重了,只是一件小事。”夜殇开口说道。
“这对你来说能是小事,但对我们秦家是了不得的大事,这样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尽管说。”秦傲轩开口说道。
秦傲轩的话,让大厅中的人都一震,想让秦傲轩帮忙那太难了,在赤炎城区域就没他办不了的事,在药谷也都有这一号人物。
“多谢秦副城主,夜殇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。”夜殇摇摇头,他不想欠人家人情,做人无欲则刚,这是古老爹告诉他的。

由于微信篇幅限制,只能发到这里啦!  扫描下方二维码,后续剧情高潮不断!




入赘3年,窝囊给全家女性倒洗脚水,亮出身份后,娇妻忍不住每晚要...

冷面少帅很腹黑

巅峰武者

步步陷情:总裁轻点撩